党群工作 Party Work
详细信息

回家之路

作者:第一勘察设计院 赵沂伟日期:2018年12月18日 10:48

不论何时,回家之路,总是显得那样的热切而美好。改革开放的春风拂过我家所在的小镇,给小镇带来日新月异的变化,我的回家之旅也与从前有了莫大的不同。

“叮叮叮…”对于小孩子来说,听到这阵放学铃,心情总是轻松愉悦。出生于九三年的我,那时正懵懂的上着小学。放学路上没有许多汽车,父亲与家长们一起骑着自行车接我放学。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悠然地在横梁上吹着风,想象着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就是放学路上最纯粹的幸福。家门口有段烂泥路,安全骑过这段路就算顺利到家了。每当经过那里,小小的我心中总盼望着这路能修补好,回家路上不用与泥巴或尘土为伴。

转眼到了中学时候,家门口的烂泥路早就不见踪影,家里也早已将老式自行车放进了仓库,取而代之的是家家户户都有的摩托车。父亲照例会来学校接我,回家之路不长,却是父子一天中为数不多的二人时光,成长过程中的喜怒哀乐,也会随着摩托车的轰鸣声远远抛在身后。每日坐在车上,操作过程早已了然于心,少年心中也想拥有属于自己的摩托车,换来的却是父亲的斥责:“等你长大了会有的。”不久之后,我拥有了代步的自行车,虽然不及在父亲车上风驰电掣的速度,也算是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愉悦。那时,小镇的交通有些无序,人车混杂,骑车回家偶有事故。看着腿上的擦伤,也会暗暗希望回家的路途能多一分秩序与平安。

未曾想这份不解之缘在高考结束时结下。高考之后,亲戚朋友们得知我选择了道桥专业前来道贺:“这专业好!以后要为家乡的交通建设多出力呀!”那时的我不能预知未来,却在心里埋下了种子:有机会要为家乡人民做点什么!

上大学后,回家之路漫漫。在外省读书,回家一趟就是一场思念之旅。上火车之初,总会止不住的想象着家乡的新变化。然而,十多个小时的旅途很容易使疲惫占据心灵。好不容易到了宜昌东站,看见守候在出站口的父母,疲惫的心灵又渐渐晴朗起来。我问:“妈,我们要不要坐‘节节车’回去呀?”所谓“节节车”,是宜昌市区与宜都市区往来的常用交通方式,那时从宜昌回家,要先坐公交到宜昌长江公路大桥脚下,徒步走过宜昌长江公路大桥,然后再坐面包车回去,路途比较辛苦。 “火车上坐了这么久,我们坐直达早点回家吃饭吧。”母亲慈爱地说到。我心里充满了期待与感激:家乡的交通越来越方便了,可以早点品尝到熟悉的味道了。

谁又能料到,回家的方式继续随着时代的发展大步更迭着。读研后,回家之路又变得方便了不少。坐在舒适的高铁上不由感慨:真是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啊!中国速度让多少人的家乡变得近在咫尺,让多少游子能多见见家里的亲人。前来接站的父母满脸笑意的对我说:“咱家的新车要不要试试?”瞬间那个摩托车少年的身影又一次跃进了我的记忆里。开着自家的车,也算了完成了一个小小的心愿。是啊,我长大了,曾经摩托都不让碰的父亲如今把家里的汽车钥匙交给了我,握着闪闪发光的车钥匙,我满心的欢喜与自豪!如果不是改革开放,社会进步,哪里会有这样的故事发生呢?

回到家乡,感叹着小镇的交通也是一年一个样。家门口那条昔日的烂泥路如今变成了乌黑的柏油路,交通安全措施做到位了,交通组织也越来越有序,虽然私家车越来越多,记忆中那人车混杂的景象却很少见到了。回到家后,亲戚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现在回来多方便,有空就回家多看看家人!”“好!”我连声应着,转身进了厨房帮母亲张罗着团圆饭菜。

一晃学生时代过去了,现在的我已经迈入职场,工作于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那座回家路上曾经走过的宜昌长江公路大桥也是我与公司的一种缘分。中学时代心中的种子现在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土壤,在这里我终于有了建设家乡的机会。初入职场的我不禁满怀希冀,若是悉心浇灌与照料,在家乡的土壤里,这颗种子会长成怎样的参天大树呢?

改革开放40年,我们的回家之路越来越宽阔。朋友啊,下次的回家之路,我们又会遇到什么样的惊喜呢?

所属类别: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澳门金沙官方直营